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意城-第70章 你什麼錯閲讀

意城
小說推薦意城意城
和所有俗不可耐的人一模一样,林以辰周身以及心灵没有李启霍哥哥和大哥哥朋友的善良美好,难怪人们常说,别比较!人比人,气死人!人跟人没法比!
人们也说–找对象嘛,最好一次成婚,像那些谈了许多次恋爱找许多个的,他们谈着谈着就懵了,不知道选哪个,谈多了会比较,一比较就有伤害!最后处处留情,没个好结果下场!
沈恩衣东想西想,很卖力气转移思绪了也没能成功把林以辰对她盛气凌人的不尊重阻断!都说爱是恩慈,可姓林的,对她一丝没有!没有包容,理解!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走吧!”沈恩衣凉凉地看着他,心冷眼冷语冷冰言道!
莽荒紀
“不走!”林以辰开始扎根耍赖霸王道!
地府
恩衣真的吵累,她于是缓缓摆手说:“回复你刚才鸟不拉屎狗不生蛋的话!狗当然不会生蛋了,如果狗会生蛋,世间不都乱了套,鸟呢也不会到处拉屎,这里的鸟跟你们那儿的鸟不一样,我们这里的鸟拉屎也要看人,像你这样的,鸟也拉不出来,我知道你,也明白你的心,你来我家,如果豪庭大别墅,此时此刻,你会这样对我吗?你敢这样对我吗?如果我心衣哥哥本事,你这样对我不怕他揍你?你不怕,你欺负我哥哥笨,欺负我家穷,退一万步,我哥笨我家穷关你屁事?我家人守你饭吃守你地方住了?说句难听的,我们现在不算朋友,我穷不穷,我家乡和我的家富不富,好像对你也无多大影响,你回你南方就是,我又不是疯子,不是死缠烂打的人,最起码对你还不至于,你看不起我,同样我也很可怜你,我们回去南方,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我们北方人去南方打工,赚钱,赚钱又不犯法,赚钱又不丢人!”
林以辰突然静得出奇,甚至像块木头看着她。
“有什么好看吗?脸上长痘了?长痘也别介意,我上火,最近辣椒吃得比较多!”
“不是,我在想我自己说的那句狗生蛋,狗确实不会生蛋,我刚刚真是又傻又笨又说错话,最恼的是还惹怒你,这样,只要你消气,打我骂我都可以,你打我吧!”
幻雨 小说
“我不打,我又不是神经病和暴力狂!”
有妖来之血玉墨
“我背你,作为惩罚,从九条街背回第一条!”说完,林以辰立马蹲下身。
沈恩衣站直身,不去管他,但责任让她不可移步或愤走。
我能复制天赋
她觉得,既使在她熟悉热爱有地主优势的北方,他也完全可以牵她鼻子走的。他说沈恩衣你往东,沈恩衣不敢往西,他说沈恩衣往南,沈恩衣更不能向北,心被揪牢困住,沈恩衣很讨厌这个令她呼吸哀歇又痛苦不堪甚至愚蠢不己的难受感觉!
她感觉自己的心消失不见或者不归己管了!此时此刻,她想到结束这个错误。
她以为林以辰好,林以辰特别,结果不过如此!
林以辰,他从始自终戴着面具,撕下来不似外表善良友好,反而认清后狰狞恐怖!
林以辰,他有一种自以为是又非常精准的黑魔法,他起飞降落,都在挥洒着他那為所欲為無所不能的黑魔力,那是一种他蛊惑她的蛊,她已命中,无处而逃!只要他轻轻的挥舞手中的魔杖,她于是哭,于是笑,于是笑着比哭还难看!
有时,他又像美术师,手中拿着涂涮与颜料,不停地挥挥挥,在她周围,在她内心,还有世界,随心所欲地圈呀圈,有时他涮黑,有时他涮白,多的风雨交加,多的风雨彩虹,有时他心情好了也阳光明媚舂风灿烂!
但始终功大于过!
是什么?沈恩衣自问!颜色,对!颜色!他在给她颜色!一种让她不易察觉伤害色彩!
沈恩衣用一种“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的特殊眼神看着林以辰,她冷冰冰一动不动,绝情说:“我不要你背!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不会走路,我不须要糖哄,我也不是你所喜欢的阿猫阿狗,你欢喜了抱一下,不高兴了踢一脚,我们北方确实不好,比你想象的还要穷,甚至穷许多,我们这里没有工厂,没有任人随意发财的肥沃土地,地理位置也不平坦,我的家人,从父亲到哥哥姐姐,没有一个好吃懒做须要依附他人才能生存的,当然,他们也没给谁亿万家财的能力和义务!他们简简单单朴实无华,他们从不偷从不抢,一心一意做个好人,他们是不富有,可是你到我家,他们也尊重并且拿出最好的对待,我父母拿出最好吃的,薰衣姐姐送了你她披星戴月缝了几个月一针一线熬夜纳出来的鞋垫子,我的家人,哪一个对不起你?我可能不是对你很好的那个人,我家也不是能给你大富大贵的那家子,可你真的是那个口囗声声举天发誓对我很好的人吗?直到现在,哪怕你看不起我,我仍想着怎样使你开心,像朋友一样带你去玩,因为我想着这个地方,你可能只来一次,来一次以后都不会来,你那样说我,既使我们吵得不可开交,但我从来没想过中途离开,我不放心把你扔这个对你来说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真是好心没好报,好柴烧烂灶!你自己摸摸自己的良心!”
沈恩衣说至此,流出了伤心的眼泪,这是教训,它血淋淋的,嘲笑讽刺地告诉她,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往家里领的,尤其是那种两面三刀出卖你的真心溅踏你的尊严看不起你的人!
沈恩衣饮泣道:“再吵也没用,要不然这样,我们回程吧,不去塔也不去山那边玩了,而是马上买票回南方的那种,去了那边,讲好了,两人不再联系!乡里错!北方错!千错万错全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是我自己自不量力自己犯溅!!!”
林以辰见沈恩衣哭了,也慌乱的扯起慌来!
“你什么错?错都在我好不好,这样,恩衣,你再给我一个洗心革面重心做人的机会,让我改改好不好?恩衣,你认识我那么久,我对你怎样?想想我对你好的时候!我刚才也是一时脑热,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我太知道你,你以为今天是情人节,我没有给你买花,可今天,它真不是,今天才十三号!我想看看你怎么想!你以为我嫌贫爱富,看不起你家人,那绝对也是大错特错,我并没有,我家也很穷,我是担心你跟了我将来受苦,于是才讲了一大堆违背良心的话,我现在就抽自己两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