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後想過點好生活 ptt-離開與否鑒賞

穿越後想過點好生活
小說推薦穿越後想過點好生活穿越后想过点好生活
院子里终于安静下来,宋钰扶着慕容良进了房间。
“你好好休息,我回我房间了。”
宋钰自从来了世子府,就一直住在慕容良的房间,总觉得不太好,所以让丫鬟帮她收拾出一间客房出来住。
“我们现在是情侣,不能住一起吗?”慕容良一改刚刚的醉态,眼神清明,坐起身朝着宋钰道。
“我只是不想被人说闲话而已,或许现在我们在外人眼里,只是师兄妹而已。”
慕容良一脸苦笑。
“你现在的身份是陛下的师妹,太傅的弟子,若是让你治好我朋友的病,你还会走吗?”
慕容良低下眼眸,轻声问出那个问题,神情没落,仿佛早有答案一般,无奈苦笑。
宋钰被他的问题问住,她当初答应帮忙治病,也没想过之后会发生这么多事,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他。
“我们现在是情侣关系,若是我要走,你必定不会和我一起…”
小說
“不,若是你要走,我会和你一起走。”
慕容良打断她的话,神色认真的看着她,他从未想过会让她离开。
“现在离开,也不现实,若是可以,我还是希望能回到最初的地方,过我想要的生活。”
宋钰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当初说做情侣,也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现在看他如此正色,反倒让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太随意了。
听她讲还是会离开,慕容良的心里有些许难受,他想让她留在他身边,一定要想一个万全之策才好。
“很晚了,先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进宫谢恩。”
事在人为,他会让她心甘情愿的留下来。
宋钰见他不再纠结,心下松了口气,点点头,替他倒了杯醒酒茶后,转身出了房间。
慕容良等她走后,抬手扶额,躺在床上闭目沉思。
良久后转过头,看着放在床边的醒酒茶,嘴角勾起笑容。
端过茶水一饮而尽,抬步出了房门。
宋钰洗漱完,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想事情,猛的听到房门轻响,惊的她立马抽出枕头下的短匕握在手中。
“是我!”
慕容良隔着屏风,看到她的动作后赶紧出声。
“你不是在休息吗?怎么又到我房间来了。”
宋钰听到他的声音,松了口气,收起短匕后,稍微拉了拉下滑的薄被。
“怕你突然换地方睡不着,所以来陪陪你。”
宋钰听他这蹩脚的借口,一阵无语。
“我怎么可能会睡不着,你会是快回去休息吧!”
不在管他,躺下盖好被子时,就觉得身后一暗,慕容良若无其事的在她身边躺下。
宋钰闻到他身上淡淡酒味还有沉香木的味道,脸色发红,又怕被发现,所以只能背朝他躺着。
不一会儿,就听身后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宋钰悄悄的转过来,看到他微微侧身躺着,眉目沉静,不自觉的看呆了眼。
“我有这么好看吗?”
慕容良根本没有睡着,闭着眼也能感受到她的视线,嘴角上扬,调侃般的开了口,
宋钰没想到他还醒着,被抓包的瞬间,拉起被子就把脸捂上。
慕容良作势拉扯,宋钰瞬间有些慌了。
“诶…没赶你走就不错了,你别得寸进尺!”
“嗯?不知道刚刚是谁看入迷了,这会还好意思说得寸进尺这句话。”
宋钰一听这话,作势就要赶他走,慕容良这会脸也厚起来,赖在床上,说什么都不动一下。
“不闹了,我就这样抱着你睡,在动的话,我可不能保证会不会做点什么…”
慕容良按压住她推搡的手,沉声说道。
被子里的宋钰不敢再动弹,愣是过了好一阵,觉得喘不上气了,才露出脑袋。
廢柴休夫,二嫁溫柔暴君
慕容良果真已经闭上眼睛,宋钰左手不方便动弹,只能背过身侧躺,迷迷糊糊间就觉得后面人的手,揽上她的腰,只是并未有其他动作而已。
慕容良感受到她均匀的呼吸,闻着她身上淡淡的甜香味,嘴角带笑,心内平静下来,不一会便沉沉睡去。
早上七点多时,宋钰便醒了,听着背后慕容良的呼吸声,她还有些恍惚,躺在床上十分钟,愣是不敢动一下。
悄悄地转过身,入目便是慕容良冷峻静恬的脸庞,不得不说,一大早就看这么养眼的面容,她一整天都会笑着回忆的吧。
“昨晚上还没看够啊!”
慕容良有醒的迹象,就感觉到旁边之人的目光在盯着他,缓缓睁开眼睛,微弱的光亮下,蓝色眸光中带着些许慵懒,定定的看着她。
宋钰一大早被这宛若星辰大海般的眼睛看着,脸色瞬间涨红,呼吸心跳都慢了半拍。
“我没看…”缩头盖被,一套动作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慕容良很喜欢她这样的反应,伸手拥她入怀,仔细的感受身边之人,过了良久才放开。
想和她继续这么躺下去,但想到今天还有重要的事要做,依依不舍的起身下床。
“今天你还是第一次见皇帝师兄,得好好做准备才是。”
“我还是第一次进宫,怕闹笑话。”
宋钰睡蒙了,听他一说才想起今天得进宫谢恩,慌慌张张的爬起来,思考一会得怎么做才不算失礼。
慕容良看出她的担心,出声安慰。
“不必担心,你穿朝服进宫,除了皇上皇后,其他人见到都会对你行礼,而且你现在还有一层身份,就是皇上的师妹,贵妃见了都要对你行礼的。”
昨天赏赐过后,宋钰就去休息了,晚上又那么晚才睡,根本忘了要好好补补进宫所需要的规矩,这会只能临时抱佛脚了。
“那你先去换衣服,洗漱,我这边尽快装扮好,咱们出发后,你再好好和我说说。”
丫鬟们听到内室的动静,进来替宋钰梳洗打扮,慕容良也知道这会不能再腻歪了,回到自己房间换起了衣服。
“你们先帮我穿衣服和梳头,妆容我自己来就好。”
“是。”
豪门狂情:爱妻,不要跑
宋钰对那套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实在没辙,毕竟她连常服都穿不明白,更别说这颇为繁琐的衣服了。
衣服好是好看,就是穿起来太麻烦,虽然面料柔软轻薄,现在天气又热,里三层外三层的还真让人烦躁。
宋钰看着朝服,眼前一亮,她怎么忘了还有背心啊!假装在床上找东西,迅速意念出了一件背心套上,丫鬟们看她的穿着,还有些脸红。
“姑娘,这样子会不会有些不妥啊!”
“没关系,你想想朝服这么多层,里面再穿一层里衣,那我不热死才怪,这个叫背心,就相当于袖子少一层,我也凉快许多不是?”
丫鬟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么个理,朝服袖子内层是窄袖,外面还有一层广袖遮挡,就算没有里衣袖子,也看不出来什么,随即就替她套上朝服。
朝服并没有过多的装饰,但是所有花纹仿佛都在叫嚣着这件衣服的不平凡。
大小均匀的东珠散发着尊贵,明暗交替的金银丝线花纹,更是为这件衣服带来奢华的气息。
宋钰因为天热,只能用自己的防晒霜浅涂一层,画了个淡雅又不失大体的妆容,薄薄的上了一层定妆,让她的脸仿佛蜜桃般粉嫩透亮。
衣着妆容都搞定好,结果却在首饰问题上纠结起来,丫鬟选的都是一些量多又重的金钗步摇,宋钰觉得这样太老土,从抽屉的锦盒里取出一根簪子,就让丫鬟帮忙带上。
“姑娘,只着一根簪子,会不会太单调了?”
负责梳头的丫鬟觉得满头都是首饰才好,这样会显得更精致更美丽。
“没关系,今天梳的是元宝髻,只一根就好。”
朝服华贵,梳起的头发下,露出光洁的脖颈,额头的法式刘海,不但修饰了脸型,更显得眼睛大而明亮。
“姑娘,好了。”
丫鬟们整理好衣服上的褶皱,退在一旁,忍不住偷偷打量起她来。
宋钰知道今天重要场合,口红是一点都不能出岔子,选了一个很显气色的水声花露唇釉,薄涂一层,满满的少女风。
而且更重要的是,吃东西喝水都不会掉色,不然进了宫一喝水,杯子上都是唇印,那可就尴尬了。
慕容良早已等候在门外,宋钰出来的瞬间,他的心随之一颤,以前她着便装时,看到的都是俏皮可爱,现如今在朝服的衬托下,更显端庄大气。
宋钰也是第一次见他穿男子朝服,玉冠束发,蟒袍加身,更衬托出他的五官俊朗。
“走吧!”
慕容良主动上前,拉着宋钰的手,本来她还想挣脱出来,结果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无奈,只好由着他。
快走到大门时,远远的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些丫鬟小厮,宋钰这会说什么都要一个人走,慕容良侧目看她急得通红的脸,这才松开了手。
只是上了马车后,慕容良又若无其事的拉起她,这会她倒没有拒绝,任由他拉着,又询问了一些去了宫里需要注意的事项。
“别随意走动就行,宫里不比府上自由,不过你穿着郡主制朝服,想来也没有人会不识相的去招惹你。”
“这朝服竟然是郡主制的,那是不是除了皇上皇后,遇见其他品级高的,我也需要行礼是吗?”
宋钰并不认为穿着郡主制朝服,她就是郡主了,走在宫里,说不定就能遇上比她品级高的,想想还是问清楚的好,不然冲撞了谁,恐怕会给慕容惹来麻烦。
“也不一定,品级低的大臣上完朝就得离开,极个别重臣会被皇上留下议事,再有就是一些妃嫔了,她们是需要向你行礼的。”
慕容良想起那个表里不一的女人,眉头一皱,开口说道:
“宫里有个萧贵妃,他是大皇子盛辕的母妃,若是遇见她,你只需与她道万福或者行颔首礼就行,但是千万不要和她独处,就算有宫女在,也不可以。”
最强赘婿
宋钰还是第一次听他这样正色的评论一个女子,能让他特别提醒的,必定不是个省油的灯。
“嗯,你说的我都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