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第一一七八章 京都夜,唐旗烈!推薦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中郎将乔瑞昕脸色难看,刀尖指着庄召阳,厉声道:“庄召阳,你以下犯上,罪该万死,还不放下兵器向大将军请罪?”
“乔瑞昕,本将的话,难道你没听明白?”庄召阳冷笑道:“圣人受难,咱们身为大唐官兵,难道要坐视不管?”向刀下的左玄机道:“大将军,只要您下令调兵勤王,末将立刻放下兵器,任由您处置。”
左玄机摇头道:“本将无法下令!”他此时仍然单膝跪地,微抬头,扫视众将,缓缓道:“如果圣人确实遭受危难,身为臣子,自当护驾。但本将是神策军大将军,身为军人,就要依照军律行事。没有虎符,本将是绝不会下令调兵入城…..!”顿了顿,才道:“你们又是什么想法?”
在场众将却是面面相觑,这样的变故,大唐立国至今从无有过,谁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选择。
文熙泰再次高高举起金剑令牌,沉声道:“诸位将军,这是圣人所赐的金剑令牌,如果不是得到圣人的信任,谁又能获赐金剑令牌?兵部的调令在这里,还有国相的手令。”顿了顿,上前两步,语重心长道:“你们都知道,圣人出身于夏侯世家,与国相既为君臣,更为兄妹,说句不该说的话,夏侯家与圣人是荣辱与共,若非圣人受困,国相岂会大动干戈?”
文熙泰这几句话一说,不少将官的神色便有了改变。
文熙泰前面那几句话,在场诸将还不是特别在意,金剑令牌虽然是天子之物,但毕竟是死物,至于兵部调令,大多数时候只是一种形式,自神策军设立以来,神策军还从没有被兵部一纸文书调动过。
但文熙泰后面几句话却是让在场众人心下一震。
夏侯家与圣人荣辱与共!
这句话却是让众将顿时醒悟。
没错,当今圣人能顺利登基,不但是拥有先帝的传位诏书,更是因为当年夏侯家的倾力拥护,而圣人登基之后,夏侯家的子弟平步青云,夏侯元稹更是成为帝国首辅,权倾朝野。
乘 風 御 劍
文熙泰先前拿出国相的手令,众将自然知道调兵之事是国相的意图。
国相突然要以金剑令牌调动神策军,自然会让众将心生疑窦,甚至有人心下怀疑,难道国相要借用神策军的兵马谋反?
如果当真如此,神策军当然不能追随国相。
文熙泰现在几句话一说,众将醒悟过来,圣人是夏侯家的人,国相如果谋反,岂不是要造自家的反?这当然是绝无可能之事,如此看来,京城果然是发生变故,国相是要调兵平乱。
虽然没有圣人的旨意,神策军踏入京都触犯了军律,但众将也都清楚,只要有金剑令牌和国相的手令,真要追究责任,也追不到神策军众将领的身上,而且一旦平叛成功,作为平叛的主力,神策军众将当然会受到封赏。
大将军左玄机坚决反对出兵,道理很简单,他是一军主将,是决策者,在没有虎符的情况下擅调兵马,即使平叛成功,麾下将领受到封赏,但他这位主将却要担下违反军规之责。
即使他的本意是为了护驾,但一位主将不经过皇帝允许私自调兵,无论如何也都将受到天子的忌惮,即使最终能保住性命,但神策军大将军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
文熙泰看到众将的表情,明白众将的心思,他也知道非常之时,容不得自己犹豫,当下最要紧的事情是调兵入京,至于事后会遭受怎样的惩处,已经不是当下要考虑的事情,冲着庄召阳使了个眼色,庄召阳心领神会,沉声道:“大将军拒不护驾,我等部将出于无奈,只能委屈大将军,来人,将大将军先绑了!”
立时便有人取了绳子过来,上前将左玄机绑了。
众将大部分都是冷眼旁观,有少数的虽然觉得不对,可是见到左玄机气定神闲,没有丝毫抗拒,也便不敢轻举妄动。
“赵将军!”庄召阳看向一名部将,吩咐道:“由你带人保护好大将军,在叛乱平息之前,务必要保护好大将军的安全,不许任何人接触到大将军!”
那人也不废话,拱手领命,文熙泰却也是早有准备,向身后的侍从们示意,七八名侍从立刻上前去,听从那位赵将军的吩咐,一行人直接将左玄机带了下去。
在场众将看在眼里,大部分人心中都是明白,庄召阳这次以下犯上,并非临时起意,肯定是早有预谋。
此刻大家心中也知道,素来沉默寡言的庄召阳,原来早就被国相收拢,成了国相埋在神策军中的一枚钉子,如果不是今次京都发生变故,这枚钉子肯定还会在神策军一直扎下去。
庄召阳在神策军多年,威望不低,麾下本就有一帮心腹,今日这伙人突然发难,在文熙泰的配合下,瞬间稳定了局面。
不过大家也都明白,如果庄召阳背后的靠山是国相,今日的结果如何,还真是未知之数。
“何将军,方将军,两位是否要领受兵部调令?”庄召阳看向边上两名大将,这两人都是神策军的副将,与庄召阳地位不相上下。
两名副将对视一眼,终是齐声道:“圣人危难,自当尽忠。”
“好。”庄召阳听两名副将答允,心下大定,知道只要两位副将不反对,那么大局已定,向其中一名年过五旬的副将拱手道:“何将军,大将军无法领兵入京,此番入京平叛,全军上下由你来统帅如何?”
何将军摇头道:“本将虽然年纪比你们大,但论及军功和武勇,还是比不上你们。庄将军,方将军,你二位无论由谁领兵,何某都会谨遵军令。”
“庄将军武功赫赫,今次又是你挺身而出,统领全军之责,自然是庄将军莫属。”方将军毫不犹豫道:“庄将军,今次平叛,大伙儿都听你调令,你就勉为其难吧。”
其实在场众将心里都清楚,如果换作是往日,领兵离京平叛,为争夺军功,这三位副将肯定不会如此谦让。
但这次入京平叛,不同寻常,左玄机宁可被囚禁,也拒绝领兵,这领兵入京的差事可算不得什么大馅饼。
“两位既然这样说,本将恭敬不如从命。”庄召阳收刀入鞘,沉声道:“诸将听令!”
在场众将都已经收刀,面朝庄召阳,抱拳躬身。
夜风如刀,吹进高高的皇城角楼,打在角楼禁卫兵士的脸上,禁军兵士却依然宛若雕像一般,远远望着城门之外长长的街道,穿过空阔的城前广场,便是宽阔的朱雀大街。
京都城的规划方方正正,每一条街道也都是笔直如线。
皇城丹凤门外,一条宽阔的街道直通向京城南面的明德门,大街两边,遍布京都各坊。
刚入丑时,京都万籁俱静,只有寒风隐隐发出呜咽之声。
宽阔的朱雀大街,一到宵禁之后,往往都是空无一人。
安静的夜晚,冷清至极,这个时辰的京都城,就像是一座死城。
便在此时,夜风里忽然传来一阵不详的声音,虽然声音并不激荡,甚至谈不上喧闹,但在这死一样寂静的京都城里,本不该有人行动的地方传出任何一丝异动,都会触碰守城兵士最敏锐的感觉。
龙鳞禁卫军是大唐帝国最精锐的兵马。
虽然大唐有南方玄甲、京都神策和北方长生三大威震天下的精锐兵马,但天下兵马心里其实都清楚,龙鳞禁军的实力,只能在这三大精锐之上。
他们不但有着最精致的装备、最强悍的身手,同样也有着最坚韧的意志力。
守卫在丹凤门城头的龙鳞禁卫们神情都变得肃然起来,握刀的手更紧,执着长矛的手也更稳。
夜色之中,旌旗招展,由皇城居高临下望去,朱雀大街之上,已经亮起了火光,而且正以极快的速度向皇城方向涌来。
“来人,速去禀报统领大人!”丹凤门校尉冯芜显得异常冷静,并没有因为朱雀大街出现火光而有丝毫的惊乱,吩咐道:“告诉统领,他们来了!”
丹凤门外,马蹄踩踏在青石板道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当先一排二十多名骑兵一字排开,两人高举旌旗,其他人俱都是手举火把,夜风之中,火焰扭动,而旌旗在空中飘扬。
“唐”字旗在夜风之中招展,黄底黑字的“唐”,龙凤飞舞,看上去给人一种牢不可摧的力量,即使在这安宁的大唐京都,此刻却也是弥漫着浓郁的杀意。
曾几何时,这样的旗帜一度让大唐的敌人们望之丧胆,“唐”字旗所过,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但却从无一支军队高举着“唐”字旗,向大唐的皇城挺进。
京都九门卫署武-卫将军唐长庚,此刻就在这面旗下,带领着手下的兵马,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皇城迅速挺进,这面旗帜的“唐”字,即使大唐帝国的象征,同样是他的姓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