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重生之星空巨蚊》-第7章 區區域主初階【來起點訂閱】推薦

重生之星空巨蚊
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重生之星空巨蚊
“那个您看如何。”
“有点意思。”
赖塔与贾岩倒是很快就有了收获。
在阴阳宗里,绝大多数事情弟子天赋普通。
但是能够派遣到边境维持次序的,实力与才情都不会太弱。
颇有点撑门面的意思。
在这种实力的衬托之下,贾岩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好几位符合试验的对象。
“不过这几名都是勉强符合,最合适的人选并非他们。”
‘阴阳’点点头, 却还是没能太过满意。
当然。
他们来阴阳宗也没想过找到多少精英。
求的是广撒网,多捕鱼。
这就是所谓的‘大数据’。
边境地区。
蓝括坐在修炼室内。
都是穿越凭什么我是阶下囚
阴阳宗底蕴不行。
在边境的绝大多数镇守者,能够住的屋子,要么是黑幕制造出来的幻境,要么就是对修炼加成并不大的普通修炼室。
蓝括便是后者,总比看着大, 实际啥辅助都没的黑幕修炼场要好点。
“方才的试探,应该是某种信号……”
他心里头微微长叹。
类似的试探, 在这些年里一直在持续着。
身为一个新兴的势力, 阴阳宗承受的事情真的很多。
压力也很大。
当初在阴阳宗宗主‘阴阳’带领下,那种气吞山河的气势也消失了。
毕竟阴阳并非真的在阴阳宗里。
主峰之上当初偶尔还会露面的阴阳,早已多年未曾再现身,甚至有不怀好意者传闻,说阴阳当初就在外界受了伤,此时早已在主峰之上坐化。
“师尊身死道消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几师兄弟妹曾经商讨过,阴阳……很可能并非真正的师尊……”
蓝括他们实力增长的虽然并不那么快,但是眼界开阔了不少。
对于师尊之事,他们也算是大致有了判断。
比如当初师尊邀请来的那位‘朋友’。
看其外在流露的气势,与师尊相差无几,办事方法甚至也有几分相似。
所以他们得出了一个大胆的结论——师尊很可能并不是真正的生命体。
而是另一位强者的分身!
这个秘密,最初他们商讨过后,便从那之后缄口不言。
当初大家的秘密就好了。
“师尊也不知是否看好阴阳宗,倘若如那些逍遥天地的强者,途经某地, 照着性子创建道统, 其后又不管不问,我等的日子可真就难过了。”
蓝括凝眸思忖着。
他已经是四弟子,真传弟子之中,他的实力也排得上号,所以在这等师尊隐世不出,其他师兄弟实力大多数还比不上自己的状况下,他替宗门考虑的极多。
噗。
就在他思忖之时。
眼前一花,浮现一道身影。
“谁?!”
正愁眉紧锁的蓝括,只觉身心一沉,无比惊骇的望向来者。
这来人如何出现的,他连半分征兆都未曾感知到。
看样子,若非对方主动现身,自己遭遇攻击,怎么死的都不知就会被重创。
不可匹敌的强者!
他心惊肉跳的看去,却很快眼神中流露出惊愕。
紧接着却是大喜。
“师尊?!”
来者的那‘老乌龟’外貌,以及隐隐在弥留之际的气息,外加处变不惊的神情,不正是阴阳宗开派师尊——阴阳吗!
看到师尊现身, 再想想刚才还在纠结的阴阳宗前路,又回忆这些年几大弟子们呕心沥血, 维持着这阴阳宗道统的过往,一时间,蓝括竟是猛的双眼通红,委屈无比的跪伏而下。
“见过师尊!这些年……师尊您去哪了?我们几师兄弟妹,过的……太艰难了啊……”
他就像是看到了父母的孩子。
将委屈一口气宣泄出来,说到动情处,都泫然欲泣。
“好好,这些事,我都知晓了,以后不会了。”
贾岩也感觉有些抱歉。
此事自己虽有理由,可对弟子们而言,确实办的不是那么像人事儿。
哪个师傅收了弟子,很快就不管不问的。
当然其实还是有不少,贾岩以往做的比这还过份的都有。
比如某些地区,照料外人到一半,他就不留一言的离去。
又比如招揽的下属,分散后再也没见过面。
贾岩这还算好的,不留情面的强者,他就见识过不少,比自己还夸张的都多如牛毛。
他起码又回来了。
“对不起,是徒弟太激动了。”
蓝括倾诉了片刻,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回过神来。
这么多年了,天知道师尊还对他们是否有好印象。
哭哭啼啼的,导致师尊印象变差,又飘然而去,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这次为师归来,虽也不会待太久,但你等眼前之危局,为师都会替你等清扫,放心,一切有为师在。”
贾岩很是大气凛然的说着。
蓝括不由自主感受了下贾岩这具‘阴阳’分身的实力。
然而。
他只感受到了一片气势如渊的海洋。
深不可测。
不是那种强到可怕,他连感知一番,都会受到反震作用的感觉。
而是一种泰然自若的感观,如同一片汪洋,也不对你如何,但你在他面前,就像是一只蚂蚁见到海洋。
强到无法用言语描绘。
“师尊……您……您到底是什么实力?”
蓝括忍不住问了句。
当初他们只知贾岩是‘受伤的外界强者’。
直至贾岩大发神威,击杀了不少的本土强者,又飘然而去后,他们也没搞明白,贾岩的具体实力究竟多强。
如今数十年不见,再感知师尊的实力,蓝括只觉师尊恐怕远非当初的实力了。
总不可能是这么些年,师尊就晋升了极大的实力吧,肯定是当初离去的师尊,都没有恢复完全。
如今数十年过去,伤势这才尽复。
贾岩哪能不知,这些弟子们的想法。
他也不着恼。
弟子们想要打探师傅的实力,乃人之常情。
况且他们这些年里,受到的委屈与压力太大了,如今心里不安,总想要一个定心丸吃吃。
“放心,你等将来行事,不用再畏首畏尾。为师实力,暂时不会对你等说明,总之你等纵横个落后星空,是绰绰有余,即便在外界……”
贾岩说到这里,直接卖弄关子的不说。
蓝括哭笑不得。
心道师尊还卖关子,不过师尊不愿说,可能是因为怕他们听了后心境不稳。
毕竟如果知道自家师尊实力逆天,他们哪里还有心态去好好修炼了。
说不定就开始飘。
岂不是让师尊反而失望。
“对了,我得将师尊您重归的消息传给几位师兄弟们。”
蓝括连忙请教了贾岩,问是否能传讯出去。
得到贾岩的肯定回答后,他这才欢天喜地的传播讯息去了。
这是得到了靠山后的正常反应。
连蓝括兢兢业业守着的边境地区,都有些懈怠下来。
但是贾岩本人在此,还怕会有外敌?
简直开玩笑。
即便真来了什么贾岩都不得不退避三舍的强人,那弟子们再警戒,也不可能阻挡得了。
“什么?!”
“师……师尊回来了?!”
“太棒了!”
“我们的苦日子到头了!”
没多久,各自守候在阴阳宗几大关键要害之地的师兄弟们,接受到了消息,每个人都惊喜若狂。
毕竟这对于阴阳宗,对他们自身而言,是绝对的巨大好消息。
“哦?你们几师兄弟们,竟是轮换着进入阴阳星……”
贾岩趁着其他弟子们,还没来到自己面前晋见,问了蓝括不少事儿。
这才知道,自己留在阴阳星之上的那感悟阴阳道的次空间星球,如今已成了阴阳宗最大的宝藏。
不知有多少的阴阳宗之人,梦想着进入那方天地。
既是修炼天堂,也是和平之所在。
进入后,消耗的钱财极大,可仍旧有数之不尽的弟子,或者是外面申请进入的富豪们,挤破头要进入。
那里不仅修炼阴阳道进度极快,更关键的是,进入者几乎不用经历阴阳宗里的危险。
要知道,阴阳宗崛起之路并不和平。
这也导致了如今稳定下来的局面后,曾被阴阳宗针对的势力回光返照,缓过气来后,经常性的在阴阳宗四周,乃至阴阳宗内部搞破坏。
某些还是阴阳宗打下的地盘中人。
他们属于被统治后的子民,却眷恋着前主,一直搞破坏运动,阴阳宗对付他们,又不能直接一刀切,将所有子民都击杀,导致内部矛盾与危险也不少。
而进入了阴阳宗修炼圣地,却几乎不会发生类似的情况。
“我等几名师兄弟妹们,正是分成两拔,平时起码有三人在外,负责师门的运转,当然,其中不少的功劳,要靠那些后面加入宗门的各种人才,甚至有些强者,实力并不比我等弱,甚至……有更强的。”
蓝括提起到‘更强者’时,言语复杂。
贾岩顿时抓到了重点,淡淡说道:“那这些更强者,可听话?”
鱼水沉欢
蓝括一时语塞。
看看师尊,他苦涩的笑了笑后道:“还请师尊责罚,我等……我等之前还能约束,但近些年,他们已经……有些反客为主的迹象了……”
贾岩点点头。
“这次便一并解决了吧。”
蓝括心头凛然。
他知道,师尊阴阳看似和颜悦色,但手段却绝非什么良善主义者。
当初阴阳宗崛起,硬生生从好几家势力之中拔起地盘,过程里可谈不上什么和平崛起……
“对了,师尊,我们最近还收到情报,说有……有外界的一名绝世高手……强到连我等都无法想像的层次那种,欲要进入本星域,目的不纯……”
蓝括竟也收到了这种消息。
看来要么是欲对阴阳宗不利者,根本就没想过藏匿情报。
要么则是阴阳宗如今的情报系统,已经相当出色。
贾岩不管是哪种。
他只是心平气和的点点头,道:“小小域主初阶,也敢自称绝世高手?”
这回,蓝括浑身剧震。
他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家师尊。
刚才他说域主级情报的时候,是吞吞吐吐的。
因为他不敢确定,师尊知晓有一位域主级掺和了接下来有可能针对阴阳宗的事件后,这位唯一的靠山师尊,是否会产生退缩心理。
他老人家四海为家,若不愿为了随手创建的势力,而与一位域主级为敌,情有可原。
但他们这群本土的阴阳宗强者,生于此,长于此,家族与背后的关系者,牵连极广,倘若师尊不管他们,域主级存在降临,阴阳宗分崩离析不说,连他们本人,以及身后的家人朋友等,都可能遭遇灭顶之灾。
所以蓝括说话时,显得有些吞吞吐吐。
可没想到的是,谈及‘域主级’,贾岩竟仍旧不将对方放在眼里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
域主级存在,对落后星空而言,与神仙无异。
不知有多少年,根本没有域主级存在,来临到落后星空了。
师尊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莫非……
也是域主级?
甚至,是域主级之上的人物……
想到这里,蓝括连忙摆头,将自己的痴心妄想一扫而光。
他只知道域主级,域主级有什么实力划分,域主级之上又有什么层次,域主级有什么手段,这些一概不知。
“好了,你说的,都不会是小事,如今为师吩咐你新的任务,你也对整个阴阳宗发布出去,此事比什么区区域主初阶存在将至,都更为重要。”
闻言,蓝括神情猛的沉重。
连师尊都说很大的事情,恐怕不是什么小事件。
域主初阶都比不上,说不定是阴阳宗全体有可能产生生死危机的大事了。
他脸色凝重的听完了贾岩的诉说后。
表情又变得古怪起来。
“呃,师尊,您是说……要我挑选某些弟子?”
“不错。”
就这……
蓝括古怪无比,他还以为什么大战之类,没想到就是让自己挑选弟子。
贾岩见其无法理解,摇摇头道:“可别小看了此事,为师又找到了方案,需要弟子协助,弥补阴阳道某方面的缺陷,大大增强修炼者实力,对整个阴阳宗而言,更是事关道统,影响可谓深远无比,所以,此事相当重要,你万万不可不上心。”
“徒儿自然是不敢不上心。”
蓝括连连点头。
不说贾岩说出的话,猛的让他狂喜,毕竟阴阳道又变强。说明他的未来前景也更加广阔。
只说此事是师尊交待的,他就不可能不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