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女扮男裝,宿主又奶又A 起點-第145章假太子又混賬了(16)看書

女扮男裝,宿主又奶又A
小說推薦女扮男裝,宿主又奶又A女扮男装,宿主又奶又A
进个破房间,还得划破两次手,程锦生无可恋的将爪子划破,察觉到她举动的剑灵瞬间变得躁动
不安,挣扎的喊道:
“不。”
眼看着剑灵要挣脱藤蔓的时候,程锦又用金系灵根堆积出了一堵墙,这次轮到剑灵惊讶了:
“三系灵根?”
就在它愣神的时候,她直接跟结地契,脚上浮现了五角星的图案,剑灵彻底蒙了,男娃娃音震惊的喊道:
“五灵根?”
“练气六段。”
此时天空传来异样,不远处的老者正在跟白玉半空中打斗着,突然注意到了珍藏殿七层闪烁着光芒,面色微变,糟了,有人闯入禁地。
一不留神,就挨了白玉一掌,寒声道:
“阁下拿我皇室宝物,莫非是想与整个皇室抗衡。”
白玉带着银色面具,老者压根看不清楚他的神色,此时他心急如焚,顾不了那么多,扭头就冲珍藏殿的方向跑去。
为何定要随波逐流
这时的程锦和紫轩剑已经结契,她手握着剑,剑灵不服气但无可奈何。
“爷,不好了,看守珍藏殿的老者回来了。”
“我们快跑。”
说着,小九就跳在了她怀里,正当它催促的时候,老者雄厚的声音遍布在四周:“何人敢擅闯珍藏殿。”
程锦的小心脏轻微颤抖了下,要知道她现在没有玉石隐藏性别,万一被老者抓到了,她的身份就被拆穿了。
她麻溜的逃窜着,余光突然瞥到不远处的老者,瞳孔猛然紧缩,正当她思考着躲哪的时候,一只冰冷泛着寒意的手落在了她脖子上。
吓得她差点尖叫了起来,突然脖子上的玉石重新挂了上去,她又成功隐藏了性别。
白玉正站在她的身后,微俯下身子,渗人的气息包裹着她,开口道:
“小锦儿。”
在察觉到又是那男人后,程锦的脸黑了黑,前有猛虎,后有饿狼,真惨,悄咪咪的对紫轩剑说道:
“紫轩剑,给爷上。”
她手里的紫轩剑似乎察觉到的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抖动了几下,重重地掉落在了地上,险些砸到了她脚上。
哐当声惊动了老者,他一个身影就来到了跟前。
程锦:“….”
老者在看到是她后,眼神微变,随即就注意到了地上的紫轩剑,整个人大惊,忍不住道:“月帝的紫轩剑。”
他手微动,尝试用灵力将剑夺回,但却被剑猛地反噬了下,浑浊的眼里流露出震惊的神色,认主了,随即呵斥道:
“阁下放开我万灵国的太子。”
白玉冰冷的手还在她脖子上,趁机,程锦欲哭无泪,柔弱的喊道:“老爷爷,救救我。”
她的反应让白玉浑身僵硬住,似乎激起了他的不满,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程锦差点没吐血,这动不动掐人的手段跟那死变态世子一样。
等等,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低头直接朝他手咬去,锋利的牙齿划破了他的肌肤,让他轻微蹙着眉,他直接松开了她,转身撕裂空间消失。
程锦眼里的阴狠稍纵即逝,要是真是他,她就弄死他。
她轻微的咳嗽了声,在看到眼前的老者还注视着自己后,露出抹尴尬的笑容。
老者冷哼了声,一伸手,小九就落在了他手里,他观摩打量了后,瞬间勃然大怒道:
“竟然敢偷吃珍藏殿的丹药。”
糟了,忘记这个了。
小九死命的挣扎着,向她求救道:“爷,快救救我。”
“放开它。”
说着,程锦直接捡起了剑,猛地冲他刺了过去,老者并不在意,云淡风轻的挥了下,屈屈先天武者,他还不放在眼里。
顺手就将紫轩剑夺了下来,此时的程锦直接调动着体内的灵力朝他进攻着。
在看到灵力的的老者瞳孔微放大,下秒整个人便出现在了她面前,猛地将手掌放在了她脑袋上。
乘风御剑 小说
这举动激起了程锦的不悦,可她在他跟前毫无反手之地。
神明学校的差等生
弱的跟菜鸡一样。
丹凤眼里的流光蠢蠢欲动,像是在谋划着什么。
此时的老者放下了手,面色复杂的看向了她,众所周知,太子是五灵根,根本不能修炼,可是她现在却是练气。
“你什么时候开始修炼的?”
说着,就将小九还给了她,程锦连忙接住,小九在她怀里拱来拱去,哼唧着。
程锦没好气的拍着的它的猪脑袋,思索了片刻回应道:“半个月前?”
她突然盯着老者身后,面露惊恐的神色,老者在看到她这反应后,警惕的扭过头,等他回神后,程锦都没人影了。
她抱着小九一路狂奔,直接出了皇宫。
“爷,我们现在去哪?”
程锦奔跑的脚步停顿了片刻,紧接着,从牙缝里挤出道:“世子府。”
过了片刻,程锦忍不住询问道:“那老头什么段位。”
小九轻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探测不到。
离凤还巢
“诸葛林,有二百多岁了,曾经半只脚踏入传说中的大乘。”
“目前尚不清楚。”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他们吓了跳,回过神后才意识到竟然是剑灵在说话,紧接着便又听到他无比傲娇的继续说道:
穿越至2008!
“看在你天赋还不错的份上,本剑勉为其难的接受你吧!”
话刚说完,程锦就将剑扔了出去,这举动将紫轩剑整懵了,连忙飞起来跟在她屁股身后。
“不识好歹,本剑灵这么尊贵的神器你都敢抛弃。”
程锦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眉宇间皆是叛逆,嚣张的回应道:“吵死了。”
瞥了眼小九,小九心有灵犀带着紫轩剑回到了系统空间,开始喷火殴打他,剑灵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瞬间就慌了,惊恐的说道:
“大乘的灵修尊者才有开辟空间的能力,怎么可能。”
程锦没搭理,轻车熟路的窜进了世子府,在锁定肖钰的位置后,活动着脖子,抬脚直接踹开了门。
入目的便是他浸泡在水池里的场景,漆黑的发丝湿漉漉的贴着脸颊,双眸紧闭着,棱角分明的俊美面孔上压抑着丝丝痛苦,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美男泡浴的场景让程锦喉咙微滚动着,好看的丹凤眼紧盯着他,随即便有些唾弃,暗骂自己没出息,怎么能受蛊。
下秒,她就冲他扑了过去,兴致勃勃的喊道:“小钰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