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也就那點事兒了 txt-第十九回 被衝散了!!閲讀

也就那點事兒了
小說推薦也就那點事兒了也就那点事儿了
晚上九点钟,夜幕已经降临,在Z国西南部一个山区小村庄的村外山路上,一行人在急速前进中,行色慌张。
“泡泡姐,凤姐,前面的小旅馆安全,今晚先在那里住一宿吧!胖子和子源还是要治疗一下。”英子指着前面百米开外的一栋四层小楼说道。
穿越八年才出道 茗夜
他们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遇到了一只进化了的人形怪,模样有如张宇辉昨天早上遇到的那个象猩猩一样的家伙,通体黝黑,四米多的身高,力量奇大,当时在高速上追了姜丰他们有十来分钟,姜丰看实在跑不掉,才组织着战斗,让女人和孩子先向目的地前进,并吩咐他们一定要在前面弃车走,万一拦不住,这家伙只怕还会沿高速跟踪。
战道成圣
其他人下车拦截,准备把这家伙干掉,结果刚一接触,胖子正面去抗了一击,然后就双臂骨折,骨头都露出来了。姜子源甩出两记离子刃,被对方敏捷地闪避开,然后就被对方一拳打飞撞在路外的山壁上,受了严重内伤,吐出的血中都有内脏碎片,而李兆权的冰封能力对大老黑的行动限制有限,张宇辉的电力对大老黑伤害有限,正在刚子和拖鞋儿还想上前拼命的时候,姜丰下了死命令让他们赶紧带着受伤的人快撤,他则独自一人拼着硬抗了大老黑几击重锤,用牛角斧在大老黑的肩膀头上劈开一道深坑,惹怒了对方与自己拼命,这才将大老黑向东南方那边引去,豆豆护主心切,也向那边一路跟了过去。其他人见事已至此了,就继续向西南方向撤离,他们果断放弃走高速,决定走县道、乡道、村道。在翻过了十几道山梁,走了有四五个小时之后,达到了一个小村庄里,这小村庄坐落在山沟沟里,看上去人口不多,估计也有几百户的人家,这里近几年里是个旅游网红打卡地,来这儿玩的人不少,所以也把这里的经济给拉高了不少,镇上的居民生活条件都还不错,家家都是吃饭住宿的小洋楼。
“行,白开,你去看看村里有没有卫生院,搞点疗伤的东西。”泡泡姐回头跟张宇辉说。
以因幡之名
张宇辉应了一声就去找药物去了,其他人开始收拾出一个房间来,把受重伤的两人安置躺下。
“展展感觉怎么样!”泡泡姐心痛儿子,见姜子源嘴角挂着血丝,忙掏出湿纸巾来擦拭。“没事,还挺得住!”姜子源怕老妈担心。其实他的伤很严重,内脏多处破裂出血,这种伤在以前必须要做手术,把肚子剖开了,把里面淤血清除,再把破裂的地方缝合上,还要输血补血,否则肯定是会没命的,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同,姜子源能感觉到这些破裂的地方在慢慢愈合中,四个多小时的时间,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只是这淤血还在体内没有化解,少不了要放放血。
“好险,如果那一拳不是打在肚子上,而是打在心脏上,只怕这自愈能力再强也捡不回命来的。”刚子在一旁一阵后怕地讲。“是呀是呀,那拳头比篮球还大,让它碰上一下,太可怕了!”拖鞋儿在一边站着,身体还有一些瑟瑟发抖。
胖子的情况比较糟糕,当时他是想用双手去抵住大老黑的拳头,给姜丰争取发动音速炮的时间,只可惜连半秒都没有抵挡住,双臂的护甲和骨头被摧古拉朽地破坏,整个双臂粉碎性骨折,内脏也受到一些轻伤,好在双条腿没受伤,在路上张宇辉给胖子简单地做了一下处理,用树枝给固定了一下,但是里面的骨头是否对齐了可没有仔细去拼。这两人来的时候,是躺在两个用树木做的简易单架,然后用磁悬浮术悬浮着,刚子和拖鞋儿一人拉根绳索拽着,所以路上也没有什么颠簸造成两次伤害,这会儿伤势基本稳定。看来经过变异之后的身体就象是鹿的身体一样,不死之身。
“子源,你的淤血再等一等再放,我先给胖子的胳膊处理一下。”张宇辉回来了,带回来一大纸箱子的医用器具和药物,他安排刚子帮忙找盒子搅拌石膏去,然后就开始给胖子正骨。他需要把胖子手臂上的碎骨都精准地放回原来的位置去,以保证愈合完好,好在他的全息投影能力,对手臂内部了如指掌,根本不需要做X光什么的。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治疗,胖子的两个手臂就打上了石膏,姜子源肚子里那点淤血也用导管给导了出来。
“好了,以咱们这愈合能力,我估计明一早儿你这手臂骨就能长住,两天就完美还原,不过你还是要小心,锻炼时要一点点增加重量,不可加的太猛了。”张宇辉又扫描了一遍胖子的胳膊,满意地说道。
“谢谢白开兄弟,幸亏你学过医术,不然这手臂只怕要落下残疾了。”胖子对张宇辉的医术非常满意。“军哥,你过奖了,这也都是道家里的一点皮毛之术,如果不是仗着这天眼开了,只怕还做不到这个程度,你好心养伤,我明天进山里再找点草药给你们调制一下。”
“疯子不会有事儿吧?”胖子问张宇辉。张宇辉还没讲话,旁边躺着的姜子源倒是先开口了:“我爸肯定没事儿,他脑袋瓜子灵光的行!”
“不光是灵光,还很疯狂!”胖子在心里嘀咕,其实他对姜丰也是有信心的。这房间里只留下张宇辉和刚子在这里值班顺便照顾伤员,其他的人已经回自己房间里休息了。“有一个问题,你们看见葫芦娃没有?”张宇辉问众人。其他人一听也是一愣,是呀,从下午遇敌的时候就没有见着葫芦娃的影子了,房间里没有人看到它去哪里了。“豆豆我是看到他去追疯子了,但是那两只黑猫我没看见它们往哪跑了。”
“呼~呼~……”的大口喘着气,他此时立在距离地面四十米的位置,盯着地面暴躁如雷的大老黑,心中泛起一阵的无力感,这家伙不知道疲惫吗?快六个小时了,这向东南方向都追了有快三百公里了吧,这家伙依然是活力十足,这还在地上不断抓起山石树木向天上扔,那速度夹着音爆声就呼啸而来,姜丰必须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力来躲闪,如果有一个不慎,被这飞来的物件撞着,哪怕是擦着,都是要吐血的。但是他也不敢飞太高,怕这家伙不跟着他回去找其他人的麻烦,所以就近距离吊着它,时不时用牛角斧去砍一下,在大老黑身上留下了不少的划痕,这些划痕对它来说起不到致命的作用,只有把它激怒的作用。
“现在怎么办?”姜丰头脑在飞速转动,他知道自己的体力是有限的,这样下去迟早是要完,所以必须要尽快破局。大老黑对头顶上悬着的大三角是很忌惮的,但是奈何目前姜丰运用这个大三角的速度有限,起不到一击必杀的效果,所以姜丰也没有轻易使用,只是用牛角斧在下面时不时给大老黑制造小麻烦。其实姜丰有大杀器还没有出手,他在等一个时机,一个万全的时机。
又过了一会儿,姜丰似是下了什么决定,边打边向南边退去,最后干脆落在了地上,手臂插入牛角斧的牛角洞中,挥动着牛角斧跟大老黑近战搏斗,可惜他的力量与大老黑相差甚远,要不是姜丰在周身加了十几个气泡盾,怕是早就饮恨当场了,饶是这样,姜丰也是被打的口吐鲜血,越战越无气力,只见大老黑一个冲刺,将姜丰远远打飞出去二十多米,落在一个峡谷口,姜丰挣扎着站起身向后方移动,大老黑步步紧逼,慢慢地两人进入了一个狭长的山谷中,这个山谷宽也就七八米,高有四十多米,典型的一线天,这时的姜丰躺倒在地上,摸了一把嘴角的血丝邪笑着对大老黑说道:“喂,你听说过我是个搞运输的没有?你的快递快到了,你准备签收一下!”那人形怪听到姜丰说话,但是也听不懂,只是怪叫着向前扑来,这时姜丰摔出牛角斧,牛角斧离体后一个加速直奔大老黑面门而去,“当啷”一声,大老黑一挥右手,击打在牛角斧的侧面,将其击落撞击到左边的山壁上,然后向右一跨步,大三角就从它的身后呼啸而过。大老黑躲过两次攻击,正准备下一拳将猎物收拾掉,突然这时心生警觉,一沉身就向左边扑去,它刚把腿蹬直,身体贴着地面要向左边山壁移动的这一瞬间,有四根钢柱排成二排从空中直接坠在了大老黑的必经之路上,扑哧一声物体入体的声音,大老黑的大腿被一根十公分粗,五六米长的钢柱从后面扎穿,从前面穿出后深深地钉在了地上,大老黑就这样被爬着钉在了地上,还有十七根类似的钢柱也分别扎在周围的地面上,形成一个八卦的图案。大老黑一声惨叫,反手抓住钢柱想要拔出钢柱,大三角形从天而降,一下切在大老黑的颈脖上,没有任何阻力,直接头身分离。这时姜丰才长出一口气,一下瘫倒在地面上呼呼喘着气,“小样儿,四倍音速炮还破不了你的防?”。
原来早在第一次音速炮成功之后,姜丰就打起这方面的主意,他偷偷弄了十八根车轴给运到了空中随时待命,开始在五六公里高空,今天在遇敌后,他就不断在加高这个高度,直到二十多公里加不动了才停。音速炮从发动到打击目标需要的时间很长,这次要二三分钟,如果是固定靶,用‘意识须’做弹道标记,肯定百发百中,只可借目标是活动的,而且‘意识须’无法在其身上做弹道标记,所以对目标的位置预判就很关键,否则攻击力再强大,打不到目标就等于没用。姜丰这次有意将大老黑限制在一个狭长的空间后,将它可能的运动路线都预算好,然后每个点都加上弹道标记,剩下的就等着大老黑自投罗网了。
姜丰看了看时间,将近半夜十一点,他拿出传话筒,打开塞子后说:“报个平安,我已经没事儿了,一会儿就返回!”可是等了半响,传话筒里也没有人回话,姜丰奇怪,难道是睡着了,不应该呀,至少应该有个夜里值班的人回话呀?姜丰赶紧联系上工兵铲的标记,这是他在离开的时候,安排跟着团队的,当他联系上后,感知到工兵铲正停在一个小山村的上空,小山村的轮廓在星光下隐隐的显现,没有灯光,没有虫萤儿,安静的可怕。
超神寵獸店 小說
官方公告活动
欲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