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玄門妖王-第3764章 像他爹一樣相伴

玄門妖王
小說推薦玄門妖王玄门妖王
珊迪红着眼眶,突然抓住了葛羽的手臂,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让葛羽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韬斯曼炸不炸之太空突进
哪有这样的人,自己费尽心机过来帮她,她竟然馋自己的身子。
“珊迪大姐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很快就要完婚,所以你不能跟我走,我们俩之间也不会有任何可能。”葛羽直接拒绝道。
“可是我不在乎啊,我只想做你的女人而已。”珊迪又道。
“你……”葛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那珊迪却一下扑过来,抱住了葛羽。
葛羽一把将其推开,沉声道:“珊迪,你听我跟你说,你不是讨厌缅甸北的邪恶与混乱吗?现在你有一个机会,也有这个能力能够改变缅甸北的状况,只要你接手了扬班的势力,以后缅甸北是个什么样子,还不是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你可以让这个地方变的更好,你现在不是为你一个人而活,而是要为了整个缅甸北的人而活,改变这一切。”
“可是这一切是我能够改变的吗?我只是一个小女人而已,要不然你留下来,我们一起?”珊迪仍旧是有些不死心的说道。
“这不可能,我不会留在这里的。”葛羽断然道。
“留在这里有什么不好?这里有你想要的一切,金钱,权势,还有女人,你想要什么都有,男人不就是为了这些吗?”珊迪十分不解?
“这也不是我想要的,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需要这些。”葛羽摇了摇头。
“所以,你也不想跟我在一起吗?”珊迪的眼泪开始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
“是的,一点儿不想。”葛羽又道。
顿了一下,葛羽又道:“所以,还能只有你一个人,不过我给你留下了一些帮手,之前扬班身边的十几个不错的修行者,我都给你留了下来,对了ꓹ 我还可以给你留一个人ꓹ 是南素无的徒弟格瓦,修为差不多有鬼仙境,有他辅助你ꓹ 你将会更加如鱼得水ꓹ 话就说这么多,你想不想做,我就管不着了。”
说着ꓹ 葛羽转身便要离开。
“等等……”珊迪突然喊住了葛羽。
“还有什么事情?”
“我能叫你羽哥吗?”珊迪道。
“可以啊,你想怎么称呼都行ꓹ 以后有机会再见吧?”说完这句话,这个地方葛羽不敢久留ꓹ 直接闪身快速离开了。
葛羽是真担心自己再留下来一会儿,恐怕会失身于此。
毕竟那珊迪的身材火辣,长的也是肤白貌美,如此主动ꓹ 是个男人都扛不住。
离开了珊迪那里ꓹ 葛羽没有再催动地遁术ꓹ 而是招呼出了睚眦ꓹ 骑在它的身上,快速的朝着提拉掌控的那片丛林而去。
等到了地方之后,发现那里差不多都已经收拾干净ꓹ 地上的那些尸体也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葛羽也没多问ꓹ 觉莫着,可能进了那些巨蟒的肚子。
提拉那边看管着十几个之前扬班身边的修行者ꓹ 葛羽将格瓦也招呼了过来。
当着这些人的面,葛羽跟那些人道:“现在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ꓹ 回去你们好好辅助珊迪大姐头,接管扬班的势力ꓹ 如果出现任何差池,我肯定会回来要你们的命。”
那些人早就见识了葛羽的手段,便是南素无和扎雅道都被他给杀了,就他们这些人,联合起来都不是葛羽的对手,哪里敢有半句不从的话。
但是一旁的格瓦却意见很大,跟葛羽道:“老大,咱们之前说好的,我跟你回去,鞍前马后,当您身边一条狗,我不想回去伺候一个女人。”
“格瓦,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甘愿曲尊于他人之下?让你回去辅佐珊迪,也不是要你去伺候那个女人,而是一同整治整个缅甸北部,你以为你跟我回去,能够什么好果子吃,你在滇南干的那些破事儿,回去之后,肯定会被特调组抓了送到神龙岛,到时候我可保不了你,你自己掂量着办。”葛羽沉声道。
其实,葛羽说的都是假的,这一次,葛羽救了邵小龙,别说特调组,就是邵天也要对他感恩戴德,格瓦这个人怎么样处置,也不过是葛羽一句话的事情。
之所以这样跟他说,是想要格瓦断了跟他回华夏的念想,自己身边也不缺什么鞍前马后的仆人,更不需要。
格瓦听闻,也只有无奈,有些不情愿的说道:“老大,那咱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吗?”
“肯定有,只要我们都活的好好的,迟早有见面的一天,不过我警告你,留在缅甸北部,千万不要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被我知道了,我会亲自过来收拾你。”葛羽又道。
“老大放心,我一定好好干,洗心革面。”格瓦保证道。
葛羽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你现在就带着这群人去找珊迪吧,那边我已经跟他商量好了。”
格瓦应了一声,颇有些依依不舍带着那群人离开了,走出了一段距离之后,突然跪了下来,朝着葛羽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离开。
我今天也被抓着弱点
对于葛羽,格瓦是充满感激的,两次落在葛羽手里,葛羽都没有杀他,当初还饶了自己师父一命,最后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好归宿,对于他来说,葛羽就是他的再生父母,自然是感恩戴德。
这群人都走了之后,这里就剩下了葛羽和提拉两个人。
看着提拉,葛羽笑了笑,说道:“小嫂子,我也该走了,要尽快送我朋友回华夏治病。”
“嗯,走吧,路上小心。”提拉笑了笑。
随后,她又道:“对了,有件事情要提醒你一下,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还活着,不能让小九哥知道,更不能让小鲁知道,就让他们以为我已经死了吧。”。
葛羽叹息了一声,说道:“小嫂子,不让小九哥知道我能理解,可是您不让小鲁知道,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毕竟您是他的亲娘啊。”
提拉突然红了眼眶:“我也有我的苦衷,如果小鲁知道了,肯定会来找我,难道你想看着这个孩子,跟我在这片丛林里呆一辈子吗?男儿志在四方,岂能偏安一隅?他要像他爹一样!”